24小时咨询热线 | 13272677999

联系我们 more

联系我们.jpg
公司名称:重庆合法收债公司

联系人:聂老师

手机:13272677999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袁家岗

法律讲堂 ‖ 新冠疫情后,合同解除那些事儿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法律讲堂 ‖ 新冠疫情后,合同解除那些事儿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0-05-20 * 浏览 : 31

法律讲堂 新冠疫情后,合同解除那些事儿


2020年初始,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下简称“新冠疫情”或“新冠肺炎疫情”或“疫情”)的持续蔓延,全国大局部地域的物资运输及工厂复工等堕入困境,各行各业均遭受了不同水平的影响,停业收入下滑,用工本钱、租赁本钱照旧居高不下等,招致合同实行遭到严重影响,从而合同纠葛越来越多。如何在合同解除纠葛中,最大水平减少企业的损失或维护好企业的合法权益呢?本文主要讨论新冠疫情后,合同解除中常见的7类法律问题。

一、合同解除的定义

(一)合同解除的定义

合同解除,是指合同当事人一方或者双方按照法律规则或者当事人的商定,依法解除合同效能的行为。

(二)合同解除的结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则,合同解除后,尚未实行的,终止实行;曾经实行的,依据实行状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能够请求恢恢复状、采取其他弥补措施,并有权请求赔偿损失。

(三)合同解除的重要性

合同解除是我国合同法中的一项重要制度。合法有效的合同,既对当事人有严厉的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又能够根据合同法中的规则解除有效成立的合同。

合同解除作为合同法的重要组成局部,经过终止合同的实行,最终到达维护社会正常买卖的目的。

二、合同解除的品种

(一)双方解除与协议解除

1、双方解除,是指解除权人行使解除权将合同解除的行为。

它不用经过对方当事人的同意,只需解除权人将解除合同的意义表示通知对方,或经过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向对方主张,即可发作合同解除的效果。

2、协议解除,是指当事人双方经过协商同意将合同解除的行为。《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则:当事人协商分歧,能够解除合同。

(二)商定解除与法定解除

1、商定解除,是指合同解除的条件由当事人在合同中商定的解除。《合同法》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则:当事人能够商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能够解除合同。

2、法定解除,指合同解除的条件由当事人在合同中商定的解除。《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则,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能够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完成合同目的;(二)在实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白表示或者以本人的行为标明不实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实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实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实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完成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则的其他情形。

(三)合同解除的生效时间

由上可知,双方解除指解除权人行使解除权将合同解除的行为,解除权包含两种:协议解除和法定解除。因而,双方解除的生效时间为协议解除或法定解除的生效时间。

协议解除和法定解除的生效时间:《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则,当事人一方按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协议解除)、第九十四条(法定解除)的规则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抵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能够恳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能。法律、行政法规规则解除合同应当办理批准、注销等手续的,按照其规则。

协议解除的生效时间,自协议达成之日起生效。

三、新冠疫情后,合同解除中常见的法律问题

(一)能否能够新冠肺炎疫情属于不可抗力为由,解除一切(不想实行)合同?

1、不可抗力的定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下简称《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第二款规则: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防止且不能克制的客观状况。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规则:本法所称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防止并不能克制的客观状况。

可见,不可抗力的构成必需满足不可预见,不可防止,不可克制三大要素。不可预见指依据现有的技术程度,对某事情的发作没有预知才能;不能防止且不能克制指当事人曾经尽到最大努力和采取一切能够采取的措施,仍不能防止某种事情的发作并不能克制事情所形成的结果,该三个要素必需同时满足,才构成不可抗力。

2、新冠疫情能否属于不可抗力?

2020217日,上海高院关于涉新冠肺炎疫情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系列问答(二)问题2新冠肺炎疫情能否属于不可抗力?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规则,新冠肺炎疫情被认定为突发公共卫惹事件后,为维护人民大众身体安康和生命平安,政府及有关部门采取了相应疫情防控措施。关于因而不能实行合同或不能及时行使权益的,新冠肺炎疫情发作宜认定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防止并不能克制的不可抗力。

3、不可抗力的法律结果

1)局部或者全部免除违约义务

《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因不可抗力不能实行民事义务的,不承当民事义务。法律另有规则的,按照其规则。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规则:因不可抗力不能实行合同的,依据不可抗力的影响,局部或者全部免除义务,但法律另有规则的除外。

2)当事人有权解除合同

《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一款规则: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能够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完成合同目的。

4、不能以新冠疫情为由解除合同的情形

1)合同目的尚能完成,却请求整体解除合同

关于因新冠疫情缘由形成合同实行障碍时,当事人普通能够依据新冠疫情缘由与合同不能实行之间的因果关系及缘由力大小主张局部或者全部免除义务。但若合同目的尚能完成时,当事人并不产生《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一款的法定解除权,当事人请求解除合同的,不发作解除合同的效能,需承当相应的违约义务。

2)当事人迟延后发作不可抗力的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规则:因不可抗力不能实行合同的,依据不可抗力的影响,局部或者全部免除义务,但法律另有规则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实行后发作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义务。

结论:不能以新冠疫情为由,解除一切(不想实行)合同。只要当事人未迟延实行,且因新冠疫情的发作以及政府及有关部门采取的相应疫情防控措施,招致合同目的不能完成,才能够此为由解除合同。

(二)发出解除通知后,合同就解除了么?

《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则:当事人一方按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商定解除)、第九十四条(法定解除)的规则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抵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能够恳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能。法律、行政法规规则解除合同应当办理批准、注销等手续的,按照其规则。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则:当事人对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九条规则的合同解除或者债务抵销虽有异议,但在商定的异议期限届满后才提出异议并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没有商定异议期间,在解除合同或者债务抵销通知抵达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九民纪要》第46条【通知解除的条件】规则:审讯理论中,局部人民法院对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了解存在偏向,以为不管发出解除通知的一方有无解除权,只需另一方未在异议期限内以起诉方式提出异议,就判令解除合同,这不契合合同法关于合同解除权行使的有关规则。对该条的精确了解是,只要享有法定或者商定解除权的当事人才干以通知方式解除合同。不享有解除权的一方向另一方发出解除通知,另一方即使未在异议期限内提起诉讼,也不发作合同解除的效果。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检查发出解除通知的一方能否享有商定或者法定的解除权来决议合同应否解除,不能仅以受通知一方在商定或者法定的异议期限届满内未起诉这一事实就认定合同曾经解除。

结论:只要享有法定或者商定解除权的当事人才干以通知方式解除合同,发出解除通知且另一方当事人收到后,才发作合同解除的效果。

(三)合同商定的解除条件成就时,合同就一定能解除么?

《合同法》第六条规则:当事人行使权益、实行义务应当遵照老实信誉准绳。

《九民纪要》第47条【商定解除条件】规则:合同商定的解除条件成就时,违约方以此为由恳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检查违约方的违约水平能否显著细微,能否影响违约方合同目的完成,依据老实信誉准绳,肯定合同应否解除。违约方的违约水平显著细微,不影响违约方合同目的完成,违约方恳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反之,则依法予以支持。

结论:合同商定的解除条件成就时,若违约方的违约水平显著细微,不影响违约方合同目的完成,即便违约方发出解约通知并起诉到法院,若违约方不同意解除,不发作合同解除的效果。

(四)违约方有起诉解除合同的权益么?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规则:当事人一方不实行非金钱债务或者实行非金钱债务不契合商定的,对方能够请求实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法律上或者事实上不能实行;

(二)债务的标的不适于强迫实行或者实行费用过高;

(三)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未请求实行。

 

《九民纪要》第48条【违约方起诉解除】规则:违约方不享有双方解除合同的权益。但是,在一些长期性合同如房屋租赁合同实行过程中,双方构成合同僵局,一概不允许违约方经过起诉的方式解除合同,有时对双方都不利。在此前提下,契合下列条件,违约方起诉恳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1)违约方不存在歹意违约的情形;

2)违约方继续实行合同,对其显失公平;

3)违约方回绝解除合同,违背老实信誉准绳。

人民法院判决解除合同的,违约方本应当承当的违约义务不能因解除合同而减少或者免除。

结论:违约方不享有双方解除合同的权益,但契合条件的,人民法院依法能够予以支持解除合同。

(五)如何肯定合同解除的时间?

《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一款规则:当事人一方按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则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抵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能够恳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能。

因而,双方当事人就能否有合同解除权产生争议时,经法院检查以为一方当事人确有解除权的,有解除权一方的通知抵达对方时解除权即产生效能,解除通知送达之日为合同解除之日。经检查以为一方当事人无解除权的,则通知抵达对方时并不能产生合同解除的效能,合同应当继续实行。合同继续实行并不扫除双方当事人能够在诉讼过程中就解除合同达成分歧。

普通状况下,合同解除的时间能够分为四种状况:

 

1、协商解除:诉讼之前,双方当事人协商解除租赁合同的,协商肯定之日为合同解除之日。

2、有权解除:一方当事人行使合同解除权,对方有异议提起诉讼,经法院审理后以为行使合同解除权并无不当的,解除合同通知送达之日为合同解除之日。

3、无权解除:一方当事人行使合同解除权,对方有异议提起诉讼,经法院审理以为应当事人无合同解除权,通知抵达对方时并不能产生合同解除的效能,合同应当继续实行;但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中均同意解除合同的,能够在判决或调解书中明白合意解除之日为合同解除之日。

4、特殊情形——无权解除:一方当事人行使合同解除权,对方有异议提起诉讼,经法院审理以为应当事人无合同解除权,即违约方提起的经过诉讼解除合同,但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中就解除合同未能达成分歧意见,违约方不同意解除合同的,合同解除的时间由法院酌情思索并判决。

结论:一方当事人有解除权的,解除通知送达之日为合同解除之日;双方当事人协商解除合同的(无论有无诉讼),协商肯定之日为合同解除之日;一方当事人无解除权的,解除通知不发作效能,合同应当继续实行;特殊状况下,契合《九民纪要》第48条违约方起诉解除合同的,合同解除时间由法院酌情思索并判决。

(六)合同解除权,会消灭么?

权益因主张而成就,因放弃而消灭,合同解除权同样如此。《合同法》第九十五条规则:法律规则或者当事人商定解除权行使期限,期限届满当事人不行使的,该权益消灭。法律没有规则或者当事人没有商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经对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不行使的,该权益消灭。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处置房屋租赁纠葛若干法律适用问题的解答》【沪高法民一〔20102号文34条】合同解除权消灭的情形有哪些规则,在判别合同解除权能否曾经消灭,主要从以下四种情形剖析:1、双方当事人对合同解除权商定了行使期限的,期限届满权益人不行使的,解除权消灭;2、双方未商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经对方催告后权益人未在合理期限内行使解除权,解除权消灭;3、双方未商定解除权行使期限,对方亦未催告的,权益人未在合理期限内主张解除权的,解除权消灭,该合理期限普通控制在一年;4、由于未按时支付租金而使出租人具有合同解除权,但承租人表示支付后期租金而出租人同意的,解除权消灭。

结论:合同解除权会消灭,解除权人行使解除权需求在合同商定或者法律规则的合理期限内及时行使,否则,若逾期行使,不发作合同解除的效果。

(七)合同解除中,违约方怠于行使合同解除权,扩展的损失谁承当?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规则: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恰当措施避免损失的扩展;没有采取恰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展的,不得就扩展的损失请求赔偿。

结论:合同解除中,违约方怠于行使合同解除权,依据减损规则,假如形成相关损失或招致损失扩展,依法应由违约方自行承当。

四、合同解除中的留意事项

新冠疫情后,当事人在处置合同解除纠葛中,首先双方应当坚持合同严守准绳,鼓舞合同按约正常实行;其次要坚持利益衡平准绳,妥善化解矛盾纠葛。若双方当事人双方的确无法协商,双方均需积极行使相关权益:有解除权的违约方应积极行使合同解除权;同时,无解除权的违约方也能够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恳求法院解除合同。再者,违约方一定要采取恰当措施避免损失的扩展,否则,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则,扩展的损失需由违约方自行承当。

本文由重庆专业收债公司采集